站內檢索:
  • 網群建設
    • 青海理論網
    • 黨的生活
    • 青海文明網
    • 青海社科網
    • 青海國防教育網
    • 青海文化藝術網
    • 青海湖國際詩歌節
    • 青海統一戰線網
    • 青海記者之家
  • 地方頻道
    • 西甯
    • 海東
    • 玉樹
    • 海北
    • 海西
    • 果洛
    • 大通
    • 平安
    • 民和
    • 治多
    • 雜多
    • 囊謙
    • 海晏
    • 剛察
    • 祁連
    • 門源
    • 格爾木
    • 德令哈
    • 烏蘭
    • 瑪沁
    • 久治
    • 尖紮
    • 河南
    • 貴南
    • 共和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 藏文網
 
您的位置: 青海新聞網 / 人物故事

分享到:

鮑彥章:用生命堅守初心

來源:青海日報    作者:趙濟潮 譚健 鄧革虎    發布時間:2019-08-06 08:15    編輯:紫涵

  青海新聞網·青海新聞客戶端訊

  “曆年征戰未下鞍,贏得全國老少安。昔日飛將已亡邁,當今雄師更勝前。”7月26日,迎著晨曦,我們來到省軍區西甯幹休所文化活動中心,97歲的老紅軍、原海南軍分區副司令員鮑彥章正在朗誦他創作的詩句,白發蒼蒼、腳步蹒跚,卻又精神矍铄的他,舉手投足之間流露著果決幹練,炯炯目光之中閃爍著軍人的凜然。

  1936年,鮑彥章參加了陝北紅軍,1948年光榮加入中國共産黨,曆任連長、作戰股股長、營長、作戰科科長、團長,黃南、海南軍分區副司令員。先後參加過大小戰鬥103次,曾獲“八一”獎章、獨立自由獎章、解放戰爭獎章、二級紅星勳章等,離休後一直定居在西甯。

  談起過往的峥嵘歲月,鮑彥章動情地說:“我們的軍隊之所以能夠披荊斬棘、克服困難,從勝利走向勝利,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始終舉著黨旗,聽著黨話,跟著黨走!”已近期頤之年的老英雄,如同一本厚重的典籍,怎麽品讀,都有取之不盡的收獲,在他的堅定和醇厚中,我們體會到了“紅色基因”寶貴財富的強大力量。

  “我們這支軍隊是老百姓的子弟兵,大家不分你我、不分高低,同是革命戰友,都把人民的利益看得高過一切。”

  “我是個放羊娃,沒有軍隊的培養,就沒有我的今天。”一開口,鮑老就講起了自己從軍的經曆。

  鮑彥章出生在一個貧苦家庭,幼年喪母。因爲自家沒有土地,從5歲開始,他便寄宿在村裏光景好的人家中,幫人家放牛羊混口飯吃。

  “紅軍來了!”13歲那年,村裏來了一支部隊,他們雖然看起來衣服破破爛爛,裝備五花八門,但每個軍人臉上透著一股正氣和豪情。

  後來鮑彥章得知,這是陝北紅軍遊擊隊,雖然老早就聽說了這支隊伍,但這還真是頭一次見。

  “鄉親們,我們是抗日救國的隊伍,是老百姓自己的子弟兵!”這句既令人振奮又感到親切的話,便是紅軍給鮑彥章留下的第一印象。

  “部隊一進村,帶隊的領導便集合隊伍號召大家嚴格遵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不拿群衆一針一線,不經允許誰也不許隨意走進百姓家。”鮑彥章記憶猶新,果然,到了翌日天明,當他趕著羊起身走出門外時,發現各家屋檐下,竟都睡著疲憊不堪的紅軍。他們有的身上半裹著軍被,有的把整條被子鋪在身下,有的一雙腳只剩一只鞋,有的鞋已被磨破了幫和底,有的胳膊上纏著繃帶,有的褲腿上帶著血迹……

  “雖然那時年紀不大,但我深深地感覺到,這是一群可愛的人,這是一支令人肅然起敬的隊伍。”鮑老抑揚頓挫地說道。沒過多久,紅軍在村上浩浩蕩蕩地開展了打土豪劣紳的活動,打擊了當地的土豪劣紳、貪官汙吏,取消了苛捐雜稅。

  群衆大會上,紅軍把沒收來的糧食、布匹等分發給窮人,還宣傳了紅軍宗旨紀律,號召各族群衆團結起來,支持抗日救國。

  “我要參軍!”經過一段時期的目睹和感受,鮑彥章立下了從軍報國的堅定信念。“別看那時我個頭小,我的聲音最大,一下子引起了帶隊的紅軍領導的注意!”鮑老笑著回憶起自己當時踴躍參軍的情景,

  “小鬼頭,你才多大啊,還沒槍高呢,怎麽上戰場啊?”紅軍領導雙手扶著鮑彥章的肩膀,目光既和藹又嚴肅。

  “我就要去!我要拿槍,打敵人,保護鄉親們!”鮑彥章帶著哭腔的聲音,逗樂了在場的每一個人。就這樣,他光榮地加入了紅軍,成了一名“紅小鬼”。

  “我一生見過8次毛主席,這些都成了我永久的寶貴記憶,主席和藹可親,我們這支軍隊官兵一致的優良傳統,在他的身上無處不在。”1938年,15歲的鮑彥章在當時的中央組織部當勤務員。

  一天晚飯後,他和幾個小夥伴一起打麻雀玩,正起勁時,一個高大的幹部模樣的人在四個戰士的陪同下路過,笑著對他和小夥伴們說:“小鬼們,你們不睡覺啊?麻雀都睡覺了。”我們當時激動得不得了,又笑又鬧,根本顧不上回應。

  之後被一個高個子老兵教訓了兩句後,鮑彥章才知道原來那個“幹部”,就是毛主席,這也是他與主席的第一次相遇。

  3年後,鮑彥章被調到抗日軍政大學當警衛員,一天校領導陳伯鈞派他去給毛主席送親筆信。那天大雨滂沱,路面泥濘濕滑,鮑彥章騎著騾子不小心掉到了泥坑裏,他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立馬查看信件,看到完好無損後繼續上路。

  到了楊家嶺,主席正在煤油燈下批閱文件。鮑彥章把信放到桌上,主席一邊寫回複,一邊操著濃重的湖南腔說道:“你是不是打麻雀的那個小鬼?”

  “是的,主席!”

  “哦喲,都長成大小夥子了嘛!怎麽腿上都是泥?要注意安全啊,趟水過河要小心一點,注意安全,去吧,你的任務完成得很好,回去要好好學習,好好工作。”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戰士,毛主席居然都這麽熟悉我。”談起這次經曆,鮑彥章非常激動,仿佛一切就發生在昨天,令他印象深刻,幾句簡單的寒暄和問候,盡顯了一位偉人對一名普通革命戰友的深深關懷。

  “我們這支軍隊之所以戰必勝、攻必克,就是因爲始終爲人民而戰,這也是我們蔑視一切敵人和困難的勇氣之源。”

  “幹革命,就要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隨時做好犧牲的准備,爲了國家的前途,人民的解放,這些都不算什麽。”鮑彥章一生經曆了大大小小共103次戰鬥,身上負過十余處傷。

  “記得有一次我一個人吸引了敵軍一個營的火力,差點犧牲。”

  1947年,國民黨胡宗南部進攻並占領了延安,不久又占領了安塞南部一些大的村鎮,並在沿河灣建立了國民黨安塞縣政府,設立國民黨軍隊駐安塞縣總部。

  那是六月份的一天,麥子才剛剛露出一點苗苗,大部隊才新搬到楊家園子住了不到兩天,鮑彥章和戰友們便接到敵情通報和緊急轉移安置安塞縣委和群衆的通知。

  山大溝深,天色漸晚,轉移隊伍摸著黑出發了,大家帶著武器辎重,一個一個緊跟在一起,相互攙扶前進著。不知不覺翻過了兩座大山,越過了三條河谷,雖然體力透支,疲憊不堪,但大家始終瞪大著雙眼,注視著周圍的敵情,不敢有絲毫精神懈怠。

  擔任二班班長的鮑彥章和一名戰士走在隊伍最後負責警戒掩護,抵達一片亂石林,大家准備隱藏起來稍作休息。

  “敵軍來了!”乘著月色向對面山頭一望,鮑彥章突然發現一片黑壓壓的身影正急速向他們奔襲而來,光線較暗,敵軍人數根本無法確定,轉移安置的人群頓時驚慌起來,不時傳來婦女和小孩的哭聲。

  “不要怕,大家保持鎮定,我來想辦法!”鮑彥章一邊安撫群衆的情緒,一邊快速安排部署應對辦法。

  “二班副!”

  “到!”

  “你負責帶領大部隊從西側小路快速迂回撤離!我來掩護!”鮑彥章下達完轉移命令後,掏出槍孤身朝敵人的方向跑去。

  “砰砰砰!”他先向前方連續打了四槍,又向東邊打了三槍,然後快速轉移到東頭的一座小山包,緊追敵人走到半山腰處,和敵人的直線距離,僅僅只剩一百多米了。

  聽到槍聲,敵人的重機槍瘋狂地朝鮑彥章的方向開始了不間斷地掃射,另有小股敵人叫喊著追了過來。鮑彥章臨危不亂、邊打邊撤,從不同的方向向追兵射擊。沒過一會兒,幾枚82迫擊炮彈在他身後不遠處爆炸。原來,敵軍誤以爲遭遇大部隊,便開始了迫擊炮群射擊。

  後來,估計敵軍指揮官害怕前方有埋伏,便漸漸放緩了速度,追了約摸15公裏,終于在黑圈邑地帶停止了行動。鮑彥章匍匐著翻過兩座小山,快速撤離戰場,成功擺脫了敵軍,第二天黎明准時與大部隊會合,圓滿完成了任務。

  “當時這個敵人有多少呢,據安塞縣委書記後來回憶說是大概有一個營的兵力,大家都誇我膽子大,是個不要命的憨娃子。”鮑彥章笑呵呵說,“其實之所以我們打仗時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就是因爲大家心中都始終記著一句話:爲人民而戰!”

  “這個傷在蝴蝶山留下的,那一仗犧牲了不少同志,我這點傷跟他們比起來,都不算什麽。”說起他打仗時負傷的事,鮑老想起了那場令他印象深刻的戰鬥,想起了身邊倒下的戰友,淚水在眼眶裏不停地打轉。

  1947年7月,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主動向關中平原地區出擊,拉開了解放大西北的序幕,鮑彥章所在團向黃龍山方向進發。

  行至蝴蝶山地域,鮑彥章和戰友們被胡宗南的36師堵截,敵方部隊迅即展開炮火封鎖,我方也不甘示弱,組織炮群發射炮彈予以還擊,頓時槍林彈雨、炮火震天、屍橫遍野。冒著猛烈炮火,鮑彥章帶著一個戰士潛伏在山腰上,借助草從和石堆藏身,隱蔽偵查敵方,三天三夜沒有合眼。

  “可能是敵人測量有誤吧,飛機炸彈盡落在敵方前沿了,鐵絲網馬上被炸開了。”偵查第三天,鮑彥章發現向我方飛來的兩架敵軍轟炸機發生失誤,將炸彈投在了自己陣地上,大部隊乘勢而上,占領了幾個戰術要地,敵人惱羞成怒,又連續組織了幾次反擊,敵我雙方在你爭我奪中陷入了膠著狀態。

  “夜間往往是解放軍大顯身手的時候。”隨著天色漸晚,鮑彥章和戰友們將擅長夜戰的本事發揮到了極致,胡宗南的36師節節敗退,損失慘重。借助優勢,大部隊馬上進行突圍封山,敵人漸漸沒了聲音。

  “多少好同志年紀輕輕就倒下了,永遠失去了生命,跟他們比起來,我們真是太幸福了!”在這場戰鬥中,鮑彥章被一顆手榴彈彈片擊中負傷,據他回憶,那一晚戰鬥慘烈,不到30分鍾,他們連就有將近一半的戰友犧牲,可大家沒有一個退縮的,最終將勝利的旗幟插上了高地。

  “革命軍人和老百姓要始終牢記和平來之不易,軍民同心協力、居安思危、保持戒備,那麽就天下無人能敵了”

  “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除了打仗時的生離死別,惡劣的生活條件往往也讓人難以忍受。”鮑老談到,戰爭年代,環境艱苦、缺衣少糧是大家面臨的最大困難之一。

  “打仗時,吃不飽飯,睡不好覺太正常了,在那個艱難歲月裏,軍隊和老百姓齊心協力,生死相依,才一步步走過荊棘,走向勝利。”說起人民解放軍不斷勝利的原因,鮑彥章堅定地給出了答案:那就是深似海的軍民之情。

  1948年11月的一個夜晚,鮑彥章和部隊一起剛打完一場硬仗,在白水縣城紮了營。深冬的陝北高原,天寒地凍,哈氣成冰,大家因爲連續作戰,72小時沒有進食,體力消耗殆盡,又因爲沒有棉衣和被褥,使得許多同志倒下了。

  “團結起來,戰勝困難!”鮑彥章回憶道,戰友們擁抱著,擠在幹草堆上,用體溫互相取暖。“子弟兵們,快來吃飯!”沒過多久,當地老百姓冒著大雪送來了飯食。“謝謝老鄉,可我們有八項規定。”大家雖然已經餓到近乎極限,但仍然一邊表達謝意,一邊婉拒。

  “吃飽了才能打仗,餓死了還能打仗嗎?”老鄉們又急又氣,硬是逼著戰士們吃飯。可過了好久,大家還是沒開始進食。最後,一個細心的老鄉發現,原來戰士們的手早已凍僵,根本拿不起碗筷。

  “看到戰士們這麽艱苦,不少鄉親們握著他們的手,流下了眼淚,最後親手把飯食喂到了戰士們的嘴裏。”說到這兒,鮑老眼眶濕潤了起來,他說道,新中國的建立少不了戰士們的沖鋒陷陣和流血犧牲,同樣,也缺不了廣大老百姓冒著槍林彈雨推向前線的一輛輛獨輪車,人民戰爭的力量是無窮的。

  “不管到什麽時候,我們軍隊始終不能忘了老百姓對我們的支持,不能忘了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的宗旨。”前不久的一天,化隆回族自治縣石大倉鄉政府院內到處洋溢著一片喜慶的氛圍,政府辦公樓前的廣場上停放著農用四輪拖拉機及旋耕機、翻轉犁配套農具,見到嶄新的農具,村民們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感謝老紅軍”的歡呼不絕于耳。

  原來,鮑彥章拿出自己的積蓄無償贈給沙讓村購買農用機械。這麽多年來,鮑彥章沒少捐資助學、扶貧幫困,在他的眼中,老百姓的事就是天大的事。

  “每次想起打仗的日子,我就時刻告訴自己,和平來之不易,一定要居安思危,保持警惕。”鮑老雖然已經97歲高齡了,但還是堅持每天讀報,每天關注國際時事,還主動承擔著一些軍地交流的任務,先後給部隊官兵、地方幹部以及各個學校進行了數十場愛國主義和國防教育講座。

  “和平年代雖然美好,但誰也不敢保證戰爭明天不會來臨,作爲共和國的新一代軍人,一定要未雨綢缪,思戰止戰。”這是前年,鮑彥章去省軍區警衛中隊給官兵們講課時說的話,到現在,官兵們仍然記憶猶新,中隊長肖楠說道,作爲新一代革命軍人,傳承好紅色基因,把老一輩的優良傳統發揚光大,立足本職履好職盡好責,是我們永遠不變的初心和使命。

  “到得洪都又一年,祖生擊楫至今傳。聞雞久聽南天雨,立馬曾揮北地鞭。鬓雪飛來成廢料,彩雲長在有新天。年年後浪推前浪,江草江花處處鮮。”采訪即將結束,鮑彥章又爲我們朗誦了一首毛主席的《七律·洪都》,他說,希望我們的軍隊永葆初心和使命,在新的曆史起點上走向更大更強的發展道路,希望我們的祖國更加繁榮昌盛,早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之夢。

  【短評】

不忘初心 永葆奮進的力量

  樹高千尺有根,水流萬裏有源。回溯我軍璀璨的曆史天空,一段段珍貴的紅色記憶中,處處散發著信仰的味道、釋放著信仰的魅力,蘊含著共産黨人取之不竭的精神寶藏。97歲鮑彥章老人,是居住青海爲數不多的健在老紅軍戰士之一。他那一個個感人至深、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是理想信念的精神火種,是我們傳承紅色基因、保持初心不移的內生動力,是我們常補精神之“鈣”的良方妙藥。

  守初心、擔使命需要有一腔爲民情懷。“我們這支軍隊是老百姓的子弟兵,大家都是革命戰友,都把人民的利益看得高過一切。”13歲那年,鮑彥章從一名放羊娃變成了“紅小鬼”。從此,90多年峥嵘歲月,浴血榮光,他親身經曆了人民軍隊的不變初心,這就是爲了民族獨立、國家富強、人民幸福而不懈奮鬥。我們要從革命前輩汲取精神力量,把人民當靠山,視人民爲父母,始終同各族人民群衆保持血肉聯系,用生命和熱血譜寫忠誠于黨、報效國家、建設青海的壯麗詩篇。

  守初心、擔使命需要有一股英雄氣概。“幹革命,就要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隨時做好犧牲的准備,爲了國家的前途,人民的解放,這些都不算什麽”。鮑彥章一生經曆了大小103次戰鬥,身上大大小小十余處傷。試想,在戰火紛飛的年代,換作一個貪生怕死之輩,他也許會選擇苟且偷生,得一時安穩。然而,在中華民族的曆史天空,正是因爲一茬茬像鮑彥章那樣的革命戰士和共産黨人爲了信仰而奮不顧身、舍生忘死,所以他們的故事才能流芳世間,激勵後人。新一代革命軍人,要在這些紅色故事的耳濡目染中,深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點燃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戰鬥意志,敢于喊出“爲了祖國,爲了勝利,向我開炮”的铿锵呼聲。

  守初心、擔使命需要有一種鐵血擔當。鮑彥章曾經只身一人吸引敵軍一個營的火力,護送當時的安塞縣委和群衆成功轉移,同志們都說他是不要命的英雄好漢。鮑彥章任黃南軍分區副司令期間,經常下鄉調研,住在老鄉家,本來一句藏語都不會講的他,硬是成了和老百姓交流毫無障礙的當地通。革命前輩的英勇事迹、鐵血擔當,無不在激勵我們不懼犧牲、奮勇向前。新時代新征程新使命,只要我們把這股力量內化爲擔當幹事的“激情燃料”,即使面前有再多的“婁山關”“臘子口”,都無法阻擋我們敢于勝利的豪情壯志。

  “我爭取再活3年,活到100歲我再去見馬克思。”鮑彥章老人身上始終保持著革命軍人氣質。時代變遷,滄海桑田。革命前輩的感人故事卻能夠穿越時空,口口相傳,産生精神力量。奮鬥無止境,事業無窮期,行進在強軍路上,唯有常用浸染鮮血、寫滿忠誠的英雄人物不斷激勵自己,改造思想,提純靈魂,方能不忘初心,永葆奮進的力量。

相關新聞↓
[ 打印 ]
[ 關閉窗口 ]

理論言論 更多>>

  • 讓青海品牌更加熠熠生輝
  • 讓民營企業成爲助推“一優兩高”的強大引擎
  • 推動教育高質量發展 |國家公園示範 美麗青海貢獻
  • 共同締造承載著夢想與希望的國家公園
  • 讓國家公園成爲公園國家的試驗田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